「澳洲氣候委員會」的Andrew Stock說道,“我想,未來十年我們將看到電池儲能和太陽能繁榮發展,我們現在在南澳開始看到了。”當初馬斯克宣布在南澳建造100兆瓦蓄電池時,引起了媒體的強烈關注。Stock稱TELSA的成功,加上州政府的支持,吸引了全球投資界的目光。

TELSA在奧古斯塔港(Port Augusta)設計的Aurora太陽能廠將在今年動工,預計到2020年滿足該州100%的電力需求。在昆士蘭州,一間法國公用事業公司已開始在昆州最北部建造更大的儲能系統。Stock說道:“我們會看到,在可再生能源成本、電池儲能成本不斷降低的情況下,這一良性循環將相互促進。聰明的投資者會把錢投到這類投資中,而不是古老的化石燃料,我們將看到這種變化。正是這些州在採取鼓勵措施,推動可再生能源投資。我們看到各州有效地引導一系列政策和私人投資,因為它們看到了機會,而這正是它們要實現的目標,”。

獨立經濟學家Warren Hogan表示,由於能源危機被廣泛宣傳,天然氣和電力成本高昂,澳洲的可再生能源產業對外國公司明顯更具吸引力。Hogan表示:“關鍵(原因)可能是國內市場的電力和能源價格上漲,而且已經持續了幾年。因此,這使得這些大型資本投資更有經濟效益,而且它們是巨大的期初資本支出。”他指出,圍繞於氣候變化的政治狀況也已經改變了,足以說服離岸投資者給澳洲一個機會。

他說:“目前聯邦政府對煤炭和天然氣等傳統能源的支持力度很大,但是在政府的某些部門,當可再生能源投資出現時,你也能看到支持。它得到了政策上的支持,尤其是州政府的支持。”

Hogan表示,這些投資規模大到足以對澳洲能源市場產生持久的影響。“這是國內能源領域的一個重大變革,”他表示。

(澳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