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澳洲雷蛇?】墨爾本遊戲開發公司進軍亞洲市場

澳洲本地遊戲產業蓬勃發展,但僅能提供有限回報的情況下,一些遊戲開發工作室正向海外市場尋求回報增長。一間位於南墨爾本區(South Melbourne)被平常的灰色牆壁裝裹的工作室內,一些澳洲最成功的獨立遊戲開發者和發行人正在緊鑼密鼓的工作當中。

這座建築有一個“遊樂場工作室”....這一協作工作區已成為澳洲獨立遊戲產業的精神家園。遊樂場工作室初創於2013年,那時,一連數家在澳洲設立工作室的外資遊戲開發公司關停,裁掉了數百名員工。遊樂場工作室的創立成為了對當時遊戲產業變革的回應。

莉希·凱恩(Lisy Kane)說:“澳洲的遊戲產業對在澳設立商店的AAA遊戲公司來說一直是一個很棒的資源,這是由於這些公司在澳大利亞開發遊戲的成本較低,很不幸的是,我們在全球金融危機中開始看到那些大型遊戲開發商的倒閉。”

凱恩是一名來自獨立遊戲工作室極客聯盟(League of Geeks)的製作人,這支團隊所打造的遊戲《阿門羅》(Armello)是一款數字桌游,允許玩家在激烈的角逐中成為遊戲中王國的國王或王后。她表示,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後,一個新的獨立遊戲產業應運而生,而墨爾本則是這一新興產業的根據地。

她說:“在墨爾本,新興的獨立遊戲產業是遊戲產業留下的一個幼小而旺盛的生命,到現在,遊戲開發產業的50%都在墨爾本。失去工作的製作人、程序員和設計師們獨自尋找製作遊戲的機會,遊樂場工作室是一個能讓他們有機會分擔租金、分享資源甚至分享職員的工作空間。墨爾本的遊戲開發現象十分注重協作,我們很多時候都一起工作,而不是表現得很保密。我們經常彼此分包工作給對方公司,分包工作給對方公司的職員,而且我們共享許多信息。我認為我們之間互通和誠懇的對話幫助推動我們的品牌向前發展。”

這一現象和墨爾本本地遊戲發行商“驚喜攻擊”(Surprise Attack)所面臨的格局類似,該公司總裁克利斯·萊特(Chris Wright)說:“在優質的電腦遊戲或電視遊戲方面,北美佔據了約30%至40%的市場份額,歐洲佔據了越30%至40%的市場份額,而持續增長的亞洲市場的市場份額佔據了剩下的三分之一,而放眼看來,增長最高的市場非亞洲市場莫屬,尤其是中國市場。目前,我們作為遊戲發行商的20%至25%的市場在亞洲,而中國佔據着絕大多數的份額,日本和韓國同為重要的市場,但這兩個市場基本上是靜止的。三年前,中國甚至都不在我們的市場列表上,但如今,中國對我們來說已成為所有國家中排名第二大的市場。”

克萊拉·黎弗斯(Clara Reeves)是遊戲工作室“時髦鯨魚”(Hipster Whale)的總裁,該工作室以其旗下的熱門遊戲《天天過馬路》(Crossy Road)而為人所知。玩家們在遊戲中可以通過控制一隻小雞來進行不明智地橫穿一條無限忙碌的街道。黎弗斯同樣表示亞洲市場是該公司業務成長的關鍵因素。她指出:“那些尚未考慮他們在亞洲的影響力以及如何可以在亞洲市場表現更好的公司,隔絕了它們自身和一個龐大的潛在市場之間的聯繫。哪怕你只擁有一點點的中國市場佔有率,那已經是一個巨大的市場。所以這對我們來說極其重要。”

2016年,視頻遊戲產業的盈利超過1000億美元。報告指出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了該行業盈利的最大來源地。對於想要打入中國市場的澳洲遊戲開發者來說,他們要做的不只是翻譯,更重要的是符合中國的行業管理條例並由一家中國本地的發行合作夥伴。

北京游道易網絡文化有限公司是幫助澳洲遊戲開發者在中國獲得發售許可資質的中國發行公司之一,除了操作行業管理條例以外,澳洲的遊戲需要進行修改以吸引中國玩家。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