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點返家鄉?】澳洲最弱地區樓價大跌7 成

悉尼和墨爾本的房產價格可能已經在下跌,但與全國最大跌幅相比還相差甚遠。過去五年的銷售數據顯示,澳洲最大的房地產價格跌幅仍然集中在距離首府城市數千公里的偏遠區域。

據澳洲房地產網消息,自2013年以來,西澳礦產城鎮的房產價值降幅最大,部分地區的房價下跌幅度高達875,000澳元。房價降幅最大的城鎮,位於西澳西北部富含鐵礦石的Pilbara地區的Newman小鎮和位於Kimberley地區的Derby。

房地產分析機構CoreLogic的數據顯示,這些地區的房價中位數在五年期間裡減少了一半以上,從60萬澳元縮減至20萬澳元以下。

西澳海岸中心Port Hedland及姊妹城鎮South Hedland的損失甚至更大。2013年珀斯以北1523公里處的一套典型房子的價值為127萬澳元,但現已降至大約39.5萬澳元。South Hedland的房子在2013年的中位價為865,000澳元,而現在中位價為195,000澳元。

悉尼內西區的Annandale。(Google地圖截圖)

相比之下,悉尼表現最差的區,內西區的Annandale的房價在過去五年內下跌2.9%,中位價從770,000澳元降為747,500澳元。

國際鐵礦石需求的變化是資源城鎮房產價值下降的部分原因,但是礦產業日益增長的工人輪班倒休、飛機接送的做法,也消弱了對當地房產的需求。房價和租金還進一步受到當地工人的採礦營地的崛起的影響,因為這種做法讓當地工人不必進入採礦社區的住房市場。許多營地都是由礦業公司興建,因為當地市場的租金和房價暴漲,即使涉及高昂的建築成本也值得投資。房價下跌給礦業繁榮時期購買了資源城鎮的房產的投資者帶來了特別嚴重的打擊。

自2013年以來,位於Port Hedland的Styles Rd的一套四居室獨立房的房主一直在試圖出售房子,但即使在降價50多萬澳元之後仍然無法售出。他們在2008年以108萬澳元的價格買了此房。即使以74.9萬澳元的當前掛牌價出售,他們仍會損失33.1萬澳元。
房地產投資者Ryan Crawford在2013年之前已經積纍了40套房,主要分佈在Pilbara地區,當時的總價值為3200萬澳元以上。他的大部分房地產已被銀行收回,一部分以遠低於購買價格出售,2017年在最高法院提交的文件表明其收益低於欠款。
(大紀元」)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