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全球最高】澳洲最低工資與世界各國比較

今年七月一日起,澳洲每小時基本工資調漲為19.49澳元,即每週全職工資增加21.60元,週收入為740.80澳元,每年則多增加收入1090澳元。

澳洲最低(基本)工資(19.49澳洲/小時)調漲後穩坐發達國家排行榜榜首寶座,取代原本第一的歐洲國家盧森堡(19.28澳洲/小時),同時也是許多國家的打工度假者的首選。名列三到五名為新西蘭(16.79澳元/小時)、法國(16.15澳元/小時)、瑞士(15.96澳元/小時)。

身在澳洲的人們,因為生活成本高,可能不覺得自己很富裕。澳洲不單是基本工資最高的國家,也是最具購買力的國家之一。而澳洲政府維持提高基本工資的政策主要原因是「維持消費力基本門檻,經濟活水就能源源不絕地流動」,澳洲國立大學戰略及外交碩士蔡榮峰解釋說,如果窮人都敢於消費,生意人一定有錢可賺。另外,基本工資增加不會跟通貨膨脹率(編按:通膨)有太大差距,可以維持消費者信心,促進經濟成長。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報告(OECD)主筆伊默沃(Herwig Immervoll)對澳洲基本工資為全球最高也曾評論說,「他們的基本工資很高,有趣的是他們(低收入者)的稅務負擔也低,澳洲人認為透過稅制支持低收入勞工非常重要」。

世界各國政府仍將支援低收入者作為主要的目標,特別是金融危機加劇了貧富的差距,維持基本工資有助於解決基本民生問題、社會穩定及減低犯罪率。近年來,儘管領取最低工資者的生活水準相對提高,然而一些低工資員工家庭的收入仍低於貧困線以下。

根據2018年澳洲貧困報告(Poverty in Australia 2018)顯示,一個人的家庭可支配收入少於433澳元與雙薪家庭少於909澳元,則屬於貧困家庭。換言之,低收入戶一個人的家庭每週工作超過28小時,而雙薪家庭每週工作總時數超過58小時就能脫離貧困線。該報告指出,澳洲仍有超過3百萬人生活在貧困中(佔澳洲總人口13.2%)。

這項基本工資的3%漲幅除了將帶給澳洲220萬的勞工(21%員工)更多的收入之外,估計將會讓僱主每年多掏出31億澳元。主要受影響的是小型企業僱主(員工二十人以下),或將減少工作機會。今年工資漲幅少於2018年基礎工資的漲幅3.5%,高於2018年澳洲通膨1.8%。主要受惠的行業包括服務業、清潔業、零售業、工廠作業員、餐飲業者以及保安人員。

公平工作委員會(Fair work Commission,)主席羅斯(Justice Lain Ross)表示,工資上調相對地將改善低收入者的生活水準,並且更好地滿足他們的生活所需。他說:「我們對這個漲幅感到滿意,這樣的決定既不會導致任何不利通膨的結果,也不會對就業率造成可觀的負面影響」。他還提到,目前低收入者還是女性多於男性。他說:「提高基本工資將有助於拉近男女收入的差距」。

相反的,澳洲工商業聯合會(Australian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總裁皮爾森(James Pearson)表示,「這(最低工資調漲)將會對工作機會和眾多小型企業造成嚴重的影響。這是第三年度連續調漲,不但遠高於通膨,並且不是因生產力增加而上調」。他提到,「澳洲的基本工資在全世界已經是最高的了,而以高於通膨持續高幅度調漲會產生不利的後果」。

當基本工資上調時,許多發達國家的服務業,企業僱主通常把工資漲幅轉嫁到消費者身上,而不減少工作機會。很多公司也願意提高員工基本工資以降低員工替換率,進而減少人事(招聘)和培訓人才的企業成本。勞資關係委員會會長(Christian Porter)表示這個決定「有增加實質的工資,它高於通膨,也高於整個經濟方面工資的成長(2.3%)」;基本工資與平均共資正在「拉近距離」。

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永安(Ernst & Young)首席經濟學家Jo Masters也評論道,增加3%的基本工資將提供低收入者「真正的加薪」,並將改善勤奮工作澳洲人的生活水準。

澳洲工會早前提倡基本工資高達6%的漲幅。相反的,付工資的企業僱主團體則呼籲漲幅不超過2%。這項調工資也讓上百萬的僱主鬆一口氣。特別是從七月一日起,速食產業、旅館業、藥房、餐飲業及零售業等,週日及法定節假日加班工資(penalty rate)將縮減(從200~220%降到125~190%不等),加班工資的縮減將持續到2020年。該政策期望商店和餐飲業者在週日及法定節假日可以開放更長時間,僱主也將能為年輕的員工延長工作時間。

(大紀元)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