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聞集團(News Corp)獲得的一份63頁的分析報告中,該投行警告指現在很多人把免費的公立醫院系統視為遇到大麻煩時的妥善保險。摩根士丹利執行董事杜黑(Daniel Toohey)表示,私營醫療行業已經變得懶惰,澳洲政府應該連續三年拒絕任何漲價申請,迫使該行業改過自新。

該報告甚至表示政府以稅收手段強迫澳洲的高收入人士購買私人醫保的做法正在喪失效力,因為保費已經漲上天了。投行之所以編纂這份研究報告,是為了指導客戶思考其對醫保基金和公立醫院股票進行投資的建議。

獨立市場調研公司IPSOS的其他研究也發現,澳洲人對公立醫院系統的信心在過去十年中上升了10-15%,達到了80%以上。私人醫保利潤激增,相反覆蓋的會員醫療支出卻越來越少,並因此遭受抨擊。私人醫保會員在私立醫院接受外科手術室,自費額度已經飆升了將近2成。醫保基金把這歸咎於政府將Medicare補貼凍漲了三年,導致每個護理周期的平均自費開銷升至300元。

Medibank的研究顯示,一些醫生對一些手術的收費比同行多1.7萬澳元,導致他們的患者須承擔大額自費。

當中乳腺癌患者可能面臨的乳房腫瘤切除手術自費高達3500澳元,而乳房切除術自費高達1.25萬元,麻醉費用也得自己掏。私人醫保會員比例已經從2015年的47.4%下降到了今年9月的45.8%,背後是保費不斷上漲,私人醫保價值下降。

上個財政年度,私人醫保獲利14億澳元,額外保費收入提高了4.3%,但理賠支出僅增長3.7%。摩根士丹利預計,私人醫保會員將繼續減少,對私立醫院造成壓力,但公立醫院將能夠應對新增需求。報告分析澳洲公立醫院擇期手術的等待時間總體穩定或下降,而時間延長的主要是那些可以等待一年以上、不那麼緊急的手術。

澳洲私立醫院協會負責人洛夫(Michael Roff)表示,研究清楚地表明,澳洲人不僅看重私立醫院提供的高質量護理服務,還欣賞私人醫院提供的選擇和控制。他說:“在公共系統中,當你接受治療時你沒有選擇權,無法選擇看哪個醫生。”

(澳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