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澳元急跌】 卻為澳洲經濟送來利好及時雨

澳元作為大宗商品曝險貨幣,因投資人對衝全球貿易及新興市場風險而蒙受池魚之殃,遭沽空跌至兩年半低位。但諷刺的是,在澳洲經濟面臨房價下跌、薪資增長乏力、通脹率偏低等挑戰之際,澳元遭牽連走貶,恰好是澳洲經濟目前所需要的及時雨。

澳洲常被視為反映全球經濟增長題材、兼具流動性的代表性貨幣,隨著土耳其及阿根廷的貨幣危機蔓延至其他新興市場,澳元今年以來已下挫逾8%。澳元兌美元週二跌至0.7085美元,創2016年2月以來最低,由於澳元投機性空倉接近三年高位,一些交易員預期澳元還會再跌。但空頭在壓低澳元彙率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功,正導致從債券到房地產再到基建的澳洲資產對外國投資者變得更具吸引力。

澳洲上季的外商直接投資年率化後增至840億澳元(600億美元)。“隨著澳元的下滑,在美國市場有曝險的投資者安心將持有的資產重新轉為澳元。我們看到了這一趨勢,”FIIG Securities的固定收入負責人Stephen Mackie說。

過去10年澳洲政府債券迅速增至5340億澳元,其中約60%由海外投資者持有,其中大多數是央行。

儘管債務大增,澳洲仍能以比美國還要低的成本借貸。就在上週,澳洲30年期公債收益率跌至美國30年期公債收益率以下,為有史以來首見。過去27年來,澳洲擁有AAA信用評級,穩健的財政支出及強勁的經濟成長,使之成為深具魅力的投資去處。外資上季購買澳洲公債創下2015年底以來新高,不過分析師對於額外的買盤源自何處感到困惑。

RBC駐雪梨宏觀策略師Robert Thompson指出,今年兩筆銀團發行債券的地域細分顯示,來自日本以外的亞洲買興強勁,其次依序是北美、英國及歐洲。Thompson稱,“或許是因為美國主導的利率上升、澳元貶值、以及澳洲央行政策穩固,鼓勵資金轉進澳洲債券市場,作為相對高收益的避險之處。”

澳洲央行維持指標利率於1.50%紀錄低點已超過兩年,且明確表示政策將維持寬鬆一段時間。澳元下跌還有利於經濟的其他方面,不過本地媒體卻並不提這一點,它們認為今年澳元的大幅貶值是一種恥辱的標記,是世界末日的徵兆。

在澳洲貨幣貶值具有巨大的放大效應,因為該國每年4,000億澳元出口額中的多數,是以美元計價的資源產品。當澳元下跌時,其自動提高出口業者的利潤,帶來巨大收益和國民收入。第二季礦產業者的營業利潤較上年同期增長22%,這還是在澳元最新跌至兩年低點前的情況。企業利潤增加是澳洲第二季GDP較上年同期增長3.4%、創下六年最佳表現的主要原因,經濟成長甚至快於美國。

澳洲股市指標股指以礦業和銀行股為主,豐厚的利潤已幫助指標股指在近期漲至10年高位,不過後來該指數在全球拋售背景下走低。該股指仍有望創下連續第三年年線上漲。當然,澳元下跌也將提升進口成本,但鑒於通脹率兩年半來一直低於澳洲央行的目標區間,因此遠非不受歡迎。確實,澳洲央行因澳元下跌而非常高興,畢竟該行過去幾年一直試圖口頭打壓澳元,卻效果不彰。

在澳洲央行總裁洛威上週的講話中,這種良好的感覺十分明顯。“澳元已貶值,如果持續下去的話,那麼這可能將改善通脹和經濟成長。”

(路透/新浪)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