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新網》報道,PayPal公司的研究指出,越來越多澳洲人近年來選擇從事自由職業,70%澳洲公司2年前就開始聘用自由職業者,平均每年聘用的自由職業者超過5人,平均每家公司每年支付給自由職業者超過5.3萬澳元薪水。

研究同時發現,澳洲公司中有70%未來有意讓自由職業者完成更多工作任務,80%的澳洲公司也會聘用國際性的自由職業者。此外,研究發現,澳洲公司最可能聘用自由職業者從事網頁設計、編程、平面設計、網站和手機開發、網絡營銷、會計、數據輸入以及網絡研究。

對此,PayPal中型市場和小型企業分部負責人麥克唐納(Brian McDonnell)表示,澳洲的自由職業市場發展勢頭強勁,並將持續發展。同時,麥克唐納表示,澳洲公司聘用了更多的自由職業者,這意味着傳統工作結構的轉變。這些公司選擇的僱傭模式是,只聘用一小部分核心員工(其他屬於自由職業者)。此外,麥克唐納表示,澳洲公司需要迎合趨勢以發展自己的公司。

據悉,千禧一代“更願意冒險”,並從事自由職業。麥克唐納說:“自己創業不容易,現在澳人有機會進入全球化的平台和市場。”媒體於近日採訪了一名年輕的自由職業者,以了解這一代從事自由職業的感想。來自珀斯的27歲網絡博主切卡托(Monique Ceccato)是成千上萬名年輕的自由職業者中的一員。

據了解,切卡托在個人網站和社交媒體頻道中為一些品牌提供服務。同時,她也為網絡出版商寫作。對此,切卡托表示:“最初,我沒有找到滿意的全職工資,所以就開始從事自由職業。我覺得(傳統職業)限制了我的創造性。只有從事自由職業,我才能發揮創造性。我喜歡自由選擇自己願意寫作的東西,工作時間和場所不受限制。因為沒有人打擾,我更容易專心工作。”

與此同時,切卡托也發現了自由職業的缺陷。她說:“我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我有可能從早上5時30分開始工作。同時,我沒有病假工資、假日工資或者因為工作優秀獲得僱主獎勵等。此外,我也沒有機會和同事交換想法。”

(澳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