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澳洲華人】對澳洲社會帶來的六個有趣轉變

去年雪梨 Bennelong 選區的眾議院議席補選以及前參議員達斯艾利(Sam Dastyari)辭去國會議員職務,觸發大眾傳媒關注 100 萬名澳洲華人對本地社會的影響,可謂前所未見。

因此緣故,近期澳洲社會充斥多個新詞彙,如「中國影響力」、「雙重國籍」、「外國密探」、「政治捐獻」,甚至是「恐華」(Chinaphobia)、「上海山姆」(Shanghai Sam)或「四川山姆」(Sichuan Sam)。

作為一名屬於 Bennelong 選區的選民及一名澳籍華人,筆者慶幸這些風波經已告一段落。的而且確,華人對於澳洲社區的影響是真實且不容置疑的,同時亦已出現在澳洲人的日常生活中:我們早已習以為常。

一、中式餐廳及食品。澳洲人對餃子、叉燒及珍珠奶茶的熱愛,絕對不能以「恐華」來形容。與其他國家不同,充滿地道風味的美味食品在澳洲隨處可見。以前,中式晚飯被視為偶然一次享受異國風情的體驗;但時至今日,中式食品在澳洲已成了主流菜式,甚至與意大利薄餅及意粉平起平坐。

不論是雪梨的 Hurstville 及 Eastwood、布里斯本的 Sunnybank,抑或是墨爾本的 Box Hill,華人社區的人口不斷增長,令澳洲人毋須再長途跋涉前往市中心的唐人街,亦能享受地道上海菜、四川菜等美食。不過,大家喜愛中菜的同時,亦需要注意自己的腰圍:不幸地,美味的中式食品原來與華人的纖瘦體質並無關係。

Chinese traditional food steamed dumpling.

Chinese traditional food steamed dumpling in bamboo steamer tray. Food preparation counter top image.

二、「兩蚊店」。雖然「兩蚊店」的貨品不再局限於每件兩元的售價之內,而且我們至現時為止仍然未得出「兩蚊店」的發源地,這些雜貨店在細小、有限的範圍內,卻為大眾提供各類型的貨品,由傢俬至五金都有。這些店舖出售的中國製產品幾乎能解決大家所有需要,不論是日常生活必備的家品、小朋友的勞作用具、穿著前往參與派對的服裝、送予友人的禮物、家居擺設及裝飾物等,應有盡有、一應俱全。

三、歡樂趣事。澳洲華人經常自嘲他們的文化習俗;他們一向擁有的「奇怪幽默感」為社區帶來不少歡樂。雖然西方人士針對華人的玩笑或笑話現時多被視為政治不正確,但澳洲華人卻得到一塊「免死金牌」,可以任意取笑自己的習慣和文化。不論是著名作家 Benjamin Law 所編寫的電視劇集《Family Law》,抑或是《International Student Ronny Chieng》,甚或是 Alice Pung 所編著的書籍,都為澳洲社會帶來無限歡樂及「笑料」。沒有了這些「笑話」,澳洲或許從此不一樣。

The Family Law

四、一個聰明能幹的國家。澳洲的固有文化或許對精明能幹的知識分子抱有懷疑或厭惡的態度,但華人家長依然非常注重孩子的學習過程。大家或許會發現,您所信賴的家庭醫生或醫院的外科醫生,正正就是一位華人。今年澳洲日公佈的年度本地英雄得獎者 Eddie Woo 便是一名澳籍華人;他以有趣生動的短片教授數學,獲得社會充份嘉許。當然,筆者認同過份推動孩子爭取最佳成績,絕不理想;同時,亦造成補習行業不斷擴張。但利用童年及年少的時間學習更多新事物、增長知識,總比虛度光陰、在街上流離浪蕩更為理想。

五、保護環境的習慣。澳洲華人家庭一向精明、節儉的習慣,令這個民族無意中成為澳洲最環保的群體之一。華人甚少開動洗碗碟機,大部份時間只用作晾碗碟架;亦會重用玻璃樽或餅乾罐,保存乾冬菇及其他中醫藥材;超市的購物膠袋會用作垃圾袋;在無需要時(不論電費高昂或低廉)又會關掉所有電燈。這些優良的環保習慣,亦漸漸開始被其他澳洲家庭所採納。

六、Bing Lee 電器店。現代社會中,大家都喜愛使用家用電器,但已故李冰先生(Bing Lee)及其家人所創立的電器店,卻教曉澳洲人「講價」的技巧。任何貨品的交易,都是可以討價還價的,大家毋須感到尷尬。

 

(SB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