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稅制養懶人!】澳洲人多工作反而少賺錢

澳洲畢馬威會計事務所(KPMG)的一份報告詳細描述了邊際稅率對重返職場的母親們的種種影響,並呼籲政府改革託兒補貼制度。畢馬威會計事務所在這份名為《磚牆和玻璃天花板:為職業母親爭取更好待遇》的報告中透露,如果女性是家庭中的第二收入者,做兼職工作,並且夫婦倆都拿最低工資,這種情況可能會影響到一些有兩個孩子的女性。

 

報告發現,當工作時間增加到每週3天以上時,大約12.5萬名有孩子和伴侶的女性的收入可能會更差。

女性受邊際稅率(MTR)的衝擊最嚴重,也就是說,在考慮到繳納額外的所得稅、損失家庭津貼、託兒補貼和增加自付的託兒費後,家庭每多掙1元錢的實際收入比例就會下降,報告稱其為「工作抑制率」。

如果一對夫婦有兩個孩子都上全日托,夫婦倆都以年收入大約3.75萬元的工資率掙取工資,他們實際上每年僅多掙約900元,這是因為當妻子將她的每週工作日從3天增加到4天後,這個家庭反而失去了7500元額外收入(託兒所補貼)中的88%。這樣算下來,這位妻子在第4個工作日中,時薪僅2.5元。

報告發現,受此衝擊的不僅是那些低收入家庭,如果父親年掙8萬元,母親年掙4萬元,那麼在第4個工作日,母親的時薪還不到1元。報告還發現,如果一名父親從事全職工作、年掙10萬元,母親以同樣的工資率從事兼職工作,她想將工作日從4天增加到5天,那這個家庭每年淨損失4000多元,或該母親每個額外工作日損失85元。

畢馬威首席稅務合伙人沃德爾-約翰遜(Grant Wardell-Johnson)表示,報告中所舉的都是理論上的例子,事實上,人們的工作時間不同,託兒費的支出也會有很大差異,但他說,報告中的例子仍表明,對職業女性工作的抑制很大。

沃德爾-約翰遜說:「解決方案同時掌握在政府和個人手中,他認為聯邦政府需要進一步修改託兒補貼,而更多的男性可以從事兼職工作,花更多時間照顧孩子。」畢馬威會計事務所建議政府取消年收入186,958元以上家庭不能享受託兒補貼的限制,並將停發託兒補貼的收入標準定為351,248元。

畢馬威事務所說,這將會促進女性就業,增加工時。改革託兒補貼,估計可使12.5萬個家庭受益,而政府託兒補貼的年支出增加不會超過2.5億元,但職業女性、特別是受過大學教育的女性重返職場,最終能使澳洲的國內生產總值每年增加5億至7.75億元。

(大紀元)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