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人口變化】報告:新移民大量湧入西悉尼

一項最新調查證實,大量難以找到工作的新移民已經湧進悉尼西部,而當地許多富裕居民則紛紛遷離,造成當地人口組成發生很大變化。

澳洲專家們警告,由於低收入的族裔群體正在擁擠和社區混亂問題面前苦苦掙扎,澳洲移民計劃造成的這種人口組成變化,將會使悉尼西部和墨爾本的部分地區面對一個暗淡的未來。由《澳洲人報》週末版專欄作家、人口統計學家薩爾特(Bernard Salt)主導的這項調查顯示,在至2016年的5年中,遷入悉尼西區的26.6萬名新移民中,有三分之二的不是在澳洲出生,也沒有「白人血統」。同期有18.3萬人遷出悉尼西區,其中63%的人出生在澳洲,另有5%的人出生在英國或新西蘭。

墨爾本的情況雖然沒有那麼突出,但也類似,體現在越來越多的偏遠郊區土地被開放,房價越來越便宜。上月,新州反對黨領袖弗利(Luke Foley)發表談話時,引用了「白人遷離」(White Flight)這個詞。「白人遷離」被用來形容非洲裔美國人大量湧入,而白人居民紛紛離開的情形。

弗利因使用這個詞被迫道歉。他說他同情悉尼西區的移民,他們經常被剝奪在其它地方,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工作和其它機會。弗利還說,悉尼的費爾菲爾德(Fairfield)、吉爾福德(Guildford)、格蘭維爾(Granville)、耶諾拉(Yennora)、塞夫頓(Sefton)和攝政園(Regents Park)是敘利亞和伊拉克難民高度集中的地區。

澳洲人口研究所所長比勒爾(Bob Birrell)表示,有跡象證明,弗利有關西悉尼人口變動的說法是正確的,即使他選擇了不妥的政治措辭。「這是一個真實的現象。」比勒爾說,悉尼西部相對較便宜的住房,正在迫使移民投向那裡,並使得那些不再認可自己的所在區、並有能力遷出的居民離開。解決人口壓力的唯一直接辦法,就是削減海外移民。

費爾菲爾德市市長卡伯恩(Frank Carbone)說,移民遷往該地區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於各類服務跟不上。他說,前總理艾伯特決定,接收因內戰而失去家園的敘利亞基督徒後,費爾菲爾德在短時間內接受了7000名敘利亞難民,是一般的1000名接收額的七倍。

卡伯恩說,費爾菲爾德的家庭入住率和失業率躍居全澳之首,找不到工作的移民被迫與家人和朋友住在一起,從而加劇了人口的集中。「政府也許阻止了偷渡船,卻把他們(難民)裝上巴士,運到了費爾菲爾德。我想說的是,聯邦政府有責任。我並不是批評難民來到這裡,但我們必須確保我們現有的資源,不會應付不了我們可以應付的,本地區已經在為國家承擔著重負。」他說,「是資源的壓力,促使當地居民遷離。」

大量移民湧入西悉尼的費爾菲爾德、利物浦(Liverpool)、坎特伯雷-濱城 (Canterbury-Bankstown)和帕拉馬塔(Parramatta),給與人口增長不同步的服務,造成了巨大壓力。而且這些地區還面臨著其它問題。雖然移民比當地人更有可能具備高等教育學歷,但因為他們的工作機會少,導致了整體經濟下滑、低收入和貧困,並促使一些族裔更加自閉於更廣泛的社區。

與此同時,許多較富裕的當地人,主要是澳洲出生的人和經濟上成功的移民,紛紛遷往其它地區,包括山嶺郡(Hills Shire)1.61萬人;坎貝爾鎮(Campbelltown)1.1萬人;卡姆登(Camden)9800人;中央海岸(Central Coast)9000人。

人口統計學家薩爾特說,澳洲城市沒有美國城市的種族混合,但也有大量的白人和非白人聚集區。悉尼市有39%的人口出生在海外,相比之下紐約只有29%、巴黎22%、柏林13%、東京和上海分別為2%和1%。

(Epoch Time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