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團聚移民】澳洲父母簽證取消“雙倍”資金擔保

澳洲聯邦政府4月公布的調升海外親屬簽證經濟擔保“門檻”的新舉措,增加了低收入的澳洲人為親屬申請簽證的難度。澳移民社區對此表示強烈反對,綠黨也向參議院提出議案建議取消這一簽證改革。

面對各方壓力,聯邦政府近日表示將“收回成命”,放棄對家庭移民簽證年薪要求雙倍的爭議性修改,並恢復舊的申請規則。 據報道,澳聯邦政府這一“反悔”決定是在移民社區抗議數周后做出的。在聯邦社會服務部長特翰(Dan Tehan)引入親屬移民簽證擔保新規一個月後,政府將恢復舊移民申請規則,並將“重新評估”自4月變更以來的移民申請。特翰計劃在5月23日之前重新制定立法條例,並“恢復到4月1日之前的情況”。

特翰在日前發給綠党參議員邁克金姆(Nick Mckim)的一封信上表示,澳洲政府確定將取消這一規定,從而避免在參議院遭到否決。邁克金姆對政府在這個問題上合作的表現表示支持和贊同。同時,特翰也指出政府在這件事上應該吸取教訓,並認識到澳大利亞多元文化的蓬勃發展。 據了解,此前澳政府提出的新規要求,海外親屬簽證申請的經濟擔保“門檻”需增至過去的2倍。此規定的出台對上萬名在澳等待簽證的移民產生了重大影響。

同時,這一“不得人心”的政策在政壇也引起廣泛爭議。澳洲聯邦種族社區委員會(FECCA)對此表示反對,稱額外的成本會給澳人帶來嚴重的經濟負擔,而家庭團聚是增強移民成功率重要的一部分,同時也能促進社會凝聚力。 移民,尤其是技術移民,為澳洲經濟做出的貢獻不可小覷。 移民使澳大利亞人更加富裕,澳洲每年吸納的永久移民預計在30年內每年為國民生產總值(GDP)的增長貢獻一個百分點,同時他們終身的納稅貢獻總數達到近70億澳元。

由聯邦財政部和內政部發布的報告顯示,近年來移民為澳洲經濟發展和就業增長作出了貢獻,該報告通過追蹤50年來移民和人口增長的歷史發現,技術移民為澳大利亞提供了經濟紅利,使人均生活水平提高了相當人均GDP的0.1%的水平,令生產力提高10%,並提高了就業參與率。移民的貢獻幫助澳大利亞抵禦了全球金融危機帶來的全面影響。

根據這份報告,僅2014至2015財年批准入境的移民就將在未來50年內為澳大利亞聯邦財政提供近100億澳元的預算。2014至2015年獲批的技術移民為澳大利亞經濟作出的終生純貢獻高達近70億澳元。據估計,2014-15年度獲得永久居留簽證的技術移民對財政預算作出的終身貢獻凈值為69億澳元,而當年獲得永居簽證的家庭移民估計作出16億澳元的貢獻。 該報告指出,目前的政策環境支持有一技之長的適齡移民赴澳工作。這些移民將反哺澳大利亞經濟,促進GDP和人均GDP的增長,並幫助提高澳大利亞居民的生活水平。

因此,澳洲移民委員會警告稱,減少移民數量將給澳洲帶來一定威脅,不僅會抑制人口增長,還對勞動力參與率、就業市場、工資水平、國家技術基礎及凈生產力有影響。分析稱,如果沒有大幅引入移民,到2050年,澳洲總人口將停留在2400萬,國民經濟相比也會更加暗淡。“

在未來35年間,移民無疑會拉動就業市場。因為這一群體大多處於黃金工作年齡,受教育程度相對較高,因而對就業率有積極的推動作用。” 澳洲移民委員會指出,事實上,移民還能節省澳洲的教育支出、轉賬支付及政府網絡基礎設施建設經費。“這主要是因為,持學生簽證初來乍到的移民需要繳納全額的教育費用,這無疑為節省政府預算做出了貢獻,相比之下,政府培養本土出生人士則需要花費更多的金錢。” 更為重要的是,在聯邦預算底線改善的背景下,個人所得稅率將越來越低,進而給更高的家庭消費帶來支撐,到2050年,個人稅後工資將大幅上漲。

報告顯示,預計到2050年,澳大利亞人口數量將達到3800萬,在這中間,移民的貢獻不可小覷,他們將為澳洲GDP貢獻1.6萬億澳元,為人均GDP增幅貢獻5.9%。此外,移民還將為澳洲勞動力參與率貢獻15.7%的份額,為低技術工人的稅後實際工資貢獻21.9%。

總而言之,移民對澳洲經濟的貢獻不可低估,這是澳洲政府在考慮移民政策時不容忽視的重點。而未來隨着移民的不斷湧入,澳洲房產市場供不應求的局面還將加劇,房價會進一步走高。投資者如果在目前的低利率環境下選擇恰當的時機進入市場,相信未來會獲得更高的資本收益和租金回報。

(澳洲新聞)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