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此消彼長】報告:澳洲臨居簽證激增創歷史新高

澳洲臨時移民(TR)數量激增,與政府現如今對永居移民類政策的開支收縮相形見絀。

據數據統計,澳洲持過橋簽證(bridging visa)(即正在等待新簽證批下來的“過渡性”簽證)的人口數量已突破歷史新高。今年三月底,澳洲已有19萬5千人持有過橋簽證,內還有超過37000人不明國籍。

據澳洲民政事務署(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數據,一年以前澳洲有4萬人不明國籍。在2014年,澳洲不明國籍人口數量接近9萬人。 目前澳洲持有臨時簽證的人口數量超過220萬——同樣的,這也突破了歷史新高。

澳洲移民機構負責人認為澳洲的移民系統非常混亂! 每年,澳洲聯邦政府能給予民政事務署的資源都非常有限,而且政府所推行的一系列改革政策其實都不是特別的完善。這也就使得不少安排工作會有所重疊,同一類型的簽證在規定上還需進行多層處理。

曾任澳洲移民代理協會(Migration Institute of Australia)總部主席的格蘭傑說:「這導致了很多事情都被拖慢節奏了。去年,聯邦政府在臨時簽證和綠卡這兩類簽證都推出了一定的改革政策。」澳洲總理馬爾康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曾公開發表聲明,聲稱聯邦政府計劃將澳洲綠卡下發數量從每年的19萬下降到每年的17萬,並引入更為嚴格的簽證審核系統與更為安全的數據庫。

在去年一年內,澳洲新增了15萬持有臨時簽證的人口,其中有33000人為海外留學生。像商業投資者、海外留學生都持有臨時簽證。格蘭傑表示,近年來,像技術類臨時簽證(以前俗稱的457簽證)、僱主提名簽證和獨立技術移民簽證等的數量都有所增長。他認為過橋簽證數量激增,很可能是因為簽證政策的變化與民政事務署資源的減少所造成的。

 

 

 

 

 

 

 

 

澳洲民政事務署發言人曾透露,在簽證審核下批過程中,有很多因素會影響到他們的效率,同時間民政事務署所收到的簽證申請數量, 簽證申請程序上的複雜性,而簽證申請人對事務署的工作是否積極配合、申請人是否符合健康、國家安全等的要求,或申請人是否具有一定特徵需要工作人員謹慎關注。

目前,澳洲境內還有37000名持有過橋簽證的人不明國籍,民政事務署拒絕向外界公布更多有關信息。 格蘭傑認為,簽證政策的變化與民政事務署資源的減少或將導致有更多簽證申請被拒,並有更多人因此走上行政上訴法庭(Administrative Appeals Tribunal)發起訴訟。在過去的六個月,行政上訴法庭關於臨時工作簽證案件平均需要花費381天來處理,而在去年處理這類案件最多也只需要286天。他說:「目前由於簽證申請被拒數量激增,行政上訴法庭的工作量亦有所上漲。我們或許可以這樣認為這些簽證申請數量暴漲帶來的工作量和時間等成本都就這樣傳給了行政法庭去做。行政法庭僅僅是為了處理這些普通的簽證問題,就浪費了不少司法資源了。 」

另外,有移民合伙人認為,在沒有其它信息的情況下業界很難判斷過橋簽證數量暴漲的緣由的。 這可能是因為不同類別簽證申請率激增,亦有可能是因為拒簽率尚較為客觀。現在的簽證審核等待時間實在是太長了。”

澳洲民政事務署官員向參議院遞交一份評估報告,報告顯示在2016-17財政年間共下批183608個簽證,而在這年度截止至4月30日共下批138086個簽證。 他們表示由於現在對國際數據的技術更為發達,某些簽證申請者所面臨的風險或更大,像技術性移民、家庭移民這類的簽證申請都更為複雜。

 

 

 

 

 

 

 

 

(澳洲新聞)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