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研究報告】澳洲大部分地區房屋供應過剩

澳洲國立大學(ANU)的一項研究顯示,澳洲並不存在房屋供應短缺,而且悉尼、墨爾本和布里斯本這些首府城市的內城區是全澳房屋供應過剩現象最嚴重的地區。研究者認為,新州政府將政策集中在加大房屋供應量方面無法解決目前樓價飛升的問題。

國立大學社會研究中心發布的這項研究認為,在2001年至2017年之間,澳洲建造的房屋已經超出了同期人口增長的需求。與其它研究一直宣稱的澳洲房屋供應短缺正相反,該研究認為澳洲房屋供應的過剩量在16.4萬左右,如果不計入空置房屋的顯著增加,過剩量也有3.2萬。

研究對全國範圍內的328個區進行了調查,其中250個區房屋供應過剩,78個區有供應短缺的現象。房屋供應量過剩的現象在各地區存在差異,大部分過剩房屋都在首府城市的內城區,原因是公寓的大量建造。房屋供應量過剩最嚴重的地區是悉尼內城區,近6000套房屋屬於供應過剩;其次是布里斯本內城區,過剩量約為4500套。墨爾本市中心及周邊地區有近4000套房屋過剩,排在第4名。悉尼中西部及遠西地區也存在中度房屋供應過剩的現象,新州懷昂(Wyong)和中央海岸也存在同樣跡象。

這項研究由國立大學副教授菲利普斯(Ben Phillips)和研究員約瑟夫(Cukkoo Joseph)共同進行的。研究者們說,雖然許多悉尼內城區長期存在供應過剩的現象,但是過去5年內,樓價仍然在上漲。鑒於政府和反對黨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房屋供應量上,菲利普斯博士表示,難怪房價可負擔性不見什麼改善。

他對澳洲廣播公司說:「也許這意味著我們應該把注意力放在需求方的一邊。」他認為,這意味著政策制定者應該審查的方面是銀行利率維持在低位是否已經太長時間了,或者是檢查一下給投資者們提供的稅務政策優惠是否過於「慷慨」,例如負扣稅政策和50%的資本收益稅。

新州州長貝麗吉克蓮(Gladys Berejiklian)自上任以來就一直強調加大房屋供應量是控制房價的最好方法。但是研究者認為,提高供應量雖然對控制房價有「一定好處」,但卻「不太可能成為解決澳洲房屋可負擔性的唯一方法」。因此,解決這一問題需要新的政策。

雖然這些首府城市的內城區供應過剩,但是在城市中環和外環地區也存在著供應短缺問題。例如,悉尼的史卓菲(Strathfield)、費爾菲爾德(Fairfield)、布林蓋利(Bringelly)和好市圍(Hurstville)都進入了全澳十大房屋供應量最短缺的地區之列。

這項研究在人口統計方面使用了相對複雜的算法,並且將住在非私人居所的人口增長也包括在內。而居住在學生公寓或者老人院這些非私人居所的人口數據,在分析房屋供需方面通常是被排除在外的,因為這些數據會加劇表面上房屋供應短缺的現象。

(大紀元)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