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建築和城市住區理事會(CBTUH)在本周召開了連接城市會議。沃特福德在會上的小組討論中表示,與同樣規模的發達競爭城市(如阿姆斯特丹、北京和芝加哥)相比,悉尼在幾個方面上落後了。

具體來說,年輕上班族的負擔能力、交通選擇、網速和數字產業方面的競爭力拖了海港城市的後腿。沃特福德表示,作為澳洲人口最多的城市,意料之外的增長帶來的意想不到的後果越來越明顯。“成本上漲、宜居性下降和基礎設施的缺失都開始影響悉尼很多方面的表現。”

 

建築與空間設計研究員德里克斯(Christian Derix)表示,從旅遊目的地和從居住地的角度來看悉尼,結果是不一樣的。“悉尼的品牌很強大,經常和海港大橋及歌劇院捆綁在一起……還和海灘及海港的樂趣捆綁在一起。但住在這個城市裡是完全不同的體驗。”

根據人口預測,到2030年,悉尼還將增加四分之一的人口,增速超過多倫多等可比城市。“塑造城市品牌”小組討論的重要議題包括為這樣的人口增長提供基礎設施,滿足住房需求,同時帶動經濟繁榮。一方面,悉尼在全球金融服務方面表現優異,吸引了投資和跨國公司,這主要是因為從地理位置來看,悉尼是通往東南亞的門戶。不過,沃特福德表示,在商業友好、交通、基礎設施和宜居性上面,悉尼的表現不如2016年。

去年,悉尼的宜居性排在全球第二位,今年的排名下降了,部分原因在於宜居性指數認為,單單擁有水域、海灘和國家公園等自然景觀是不夠的。沃特福德表示,悉尼面臨的部分挑戰在於交通令人失望。現在,城市景點的交通是否便利被納入宜居性調查中,悉尼的排名就開始波動了。

Zaha Hadid Architects的Viviana R Muscettola表示,悉尼面臨的挑戰是吸引全球人才並說服他們留下來。雖然悉尼的“有趣氛圍”是一個重要因素,但最近的簽證條件變化使得悉尼難以吸引成為一個國際都市需要的人才。

在倫敦設有辦公室的德里克斯表示,他在悉尼開設類似辦公室時遇到了困難。他依賴於引進人才,而非在當地找人才,但最近的簽證調整使得引進人才更加困難了。“我們在CBD,一切都很好,但我的運營確實受到行政方面的阻礙,而非城市本身帶來困難。”

(澳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