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Category Archives: 移民

【嫁個澳洲人】配偶簽證政策寬鬆 專家建議修例

數據顯示,澳洲每年有成千上萬名海外學生通過與當地人結婚留了下來,促使一些專家學者呼籲政府儘快改革配偶簽證系統。 位於墨爾本的澳洲人口研究所(Australian Population and Research Institute)的一份新報告稱,在誰能夠擔保外國伴侶方面,澳洲是規定比較寬鬆的西方國家之一。比如,一名年僅18歲、無業、依靠福利金並且仍舊住在父母家的澳洲人有資格擔保配偶或伴侶,甚至剛剛得到澳洲永久居留權的移民都符合條件。 報告作者、研究所所長比勒爾(Bob Birrell)說:「去年澳洲政府簽發了約4萬個配偶簽證(佔所有簽發簽證的四分之一),目前有另外7.9萬份申請在等待審批。2017年,澳洲共簽發了11.2萬份結婚證書,將這兩個數字相比,便可了解配偶簽證數量的規模。」 比勒爾表示寬鬆的配偶簽證政策正在被持有臨時簽證的人利用,尤其是海外學生,由於技術移民的要求更高,很多留學生難以通過。2017-18年度,通過配偶簽證留澳的最大留學生群體為中國人(1624人)、越南人(982人)、泰國人(591人)、印度人(526人)和英國人(336人)。 比勒爾說:「一個常見的錯誤觀點是,配偶簽證的獲得者主要是通過海外旅行或工作成為情侶的人。事實上,大多數簽證獲得者要麼是之前持有臨時簽證的人,要麼是在亞洲出生、剛剛成為澳洲居民的人回國找到的伴侶。由於大多數這類情侶住在悉尼或墨爾本,顯著增加了這兩個城市的移民負擔。此外,很少人有足夠的工作技能或英語語言能力,使其能夠在澳洲的就業市場中成功發展。」 他呼籲政府採取一系列措施,防止人們鑽系統的漏洞,包括禁止持臨時簽證者的在岸申請,包括外國學生和訪客。他強調:「這些人依然能夠通過配偶簽證獲得擔保,但受擔保者是離岸的,這可以為納稅人省下數百萬澳元。」 (大紀元)
Read more

【最新排名】澳洲墨爾本超越悉尼成經濟龍頭

澳洲聯邦證券(Commsec)公布的最新季度報告顯示,今年第二季度,維多利亞州的經濟已經超過新南威爾斯州,成為澳洲表現最好的經濟體。新州已經從並列第一的位置下降到第二名,而塔斯馬尼亞憑藉強勁的住房建設和購房活動的支撐,將首都行政區(ACT)擠出了並列第三的位置。 每個季度,聯邦證券都會從8個經濟指標分析和評比各州的經濟表現,包括經濟增長、零售消費、商業投資、失業率、已完成建築作業、人口增長、地產金融和新房開建。 1、維州 (首府城市墨爾本) 維州憑藉著在經濟增長、就業市場、零售消費和已完成建築作業上領先全澳任何一州的優勢,從第一季度和新州並列榜首上升到了獨占第一的位置。聯邦證券首席經濟師詹姆斯(Craig James)表示,維州的經濟正在走強,而新州的經濟正在走弱,兩個州之間的微弱差異決定了冠亞軍的歸屬。 2、新州 (首府城市悉尼) 新州在8個經濟指標中有6個排在全澳第一或第二名。因為人口增長高於往常,新州的新房開建率數據最為強勁。但新州的經濟增長、建築工作、零售消費和失業率均排在第二位。新州的房貸獲批數據最差,房屋融資數據墊底。 3、塔斯馬尼亞 (首府城市荷巴特) 儘管塔斯馬尼亞的失業率創下2014年11月以來的最高值,但其經濟依然在繼續走強。人口的強勁增長拉動了房屋購買和新建築活動的增長。詹姆斯對澳新社說,下次公布排名時,這前三個經濟體中,任何一個都可能拿到第一名。 4、首都行政區(首府城市堪培拉) 首都行政區從之前和塔州並列第三的位置上落到第四名,但在房屋貸款和商業投資仍居第二名,零售貿易和失業率排在第三名。 5、昆士蘭(首府城市布里斯本) 昆士蘭的排名正在上升之中,這多虧了其它州的居民和海外移民人口的遷入。昆州的經濟表現排在第五位,但相對經濟增長排在第三。 6、南澳(首府城市阿德雷德) 南澳和昆士蘭相差不多,過去18個以來,南澳一直排在第6名的位置上。此次評比中,南澳的就業和房屋貸款市場排在第四名。 7、西澳(首府城市珀斯) 西澳的8個經濟指標中有6個排在第7名,人口迎來了4年來的最大增長。 8、北領地(首府城市達爾文) 北領地的7個經濟指標墊底,只有經濟增長指標排在第7名。 【澳洲188簽證計分陷阱】https://youtu.be/zlQGWawJBTw 【澳洲188簽證申請誤區】https://youtu.be/wlDuxQmhgFc CF 澳洲執業會計師 商業·移民 ANZ 【澳洲188州擔保最新分析】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201283493405571&id=2009871312662699&sfnsn=mo 【啟宏澳洲,專注澳洲!】 Giant Whim Australia Group 啟宏澳洲商業投資移民 MARA; CPAA 律師團隊專業主理,無數成功案例 律師團隊專業主理,無數成功案例 #188A #188B #188C #132A #132B #888A #888B 🦘🦘🦘🦘🦘🦘🦘🦘🦘 【澳洲188A 商業創新類】- 適用於營商經驗者 1)55歲以下; 2)具至少四年營商經驗; 3)兩年每年營業額達50萬澳元(約320萬港幣); 4)家庭淨資產(包括物業)至少80萬澳元(約500萬港幣); 5)澳洲投資業務20萬澳元起(約130萬港幣) 🤲🤲🤲🤲🤲🤲🤲🤲🤲 【澳洲188B投資類簽證】- 適用於專業投資者 1)需要有至少三年活䠰投資經驗; 2)期間於認可投資活動獲利不少於150萬澳元; 3)家庭淨資產達225萬澳元; 4)年齢55歲或以下。…
Read more

【頻改政策】報告:澳洲臨居移民無影響當地就業率

一份最新獨立報告發現,臨居技術居民並沒有搶走澳洲本地人的工作機會,也沒有拉低當地工資待遇。但澳洲政府頻繁改變海外技術移民簽證政策對當地商家十分不利。 獨立調查機構澳洲經濟發展委員會(CEDA)在日前發布的報告中說,技術移民,特別是持臨時工作簽證來澳的技術移民給澳洲的經濟帶來了「壓倒性的積極」影響,而且並沒有給對本地人的薪水和勞動參與率造成負面影響。 研究顯示,70%的臨居技術移民都在新州和維州境內,而這兩個州是全澳失業率最低的州。這些臨居技術移民被排除在政府的各項補貼之外,但卻通過納稅給政府帶來更多財政收入,這對政府預算產生的影響完全是積極的。 雖然移民帶給經濟的影響是正面的,但政府為了緩解本地人對移民的擔憂仍然收緊臨居技術移民政策並進行了頻繁的改動。例如,政府去年3月用緊缺臨居技術移民簽證取代了457簽證。當時的澳洲總理特恩布爾表示,此舉旨在確保澳洲人在就業市場上的優先地位。新的簽證減少了簽證職業類別,提高了移民就業要求,加大了臨居技術移民轉永居的難度。但調查發現,因為缺乏諮詢,商業社區被此次移民新政打了個措手不及。 澳洲經濟發展委員會會長西倫托(Melinda Cilento)說:「這些給就業市場做出積極貢獻的移民,對當地商業產生的影響是很重要。讓商界措手不及的移民政策變化會破壞商業的穩定性和規劃。臨居移民的薪水很高,一年平均9.5萬元,這意味著他們不太可能拉底當地就業市場的薪酬待遇,此外,他只是小群體,處於工作年齡的臨居技術移民在澳洲就業市場上只占不到1%。」 臨居移民數量在2016-17財年淨增移民人口中占比高達71%。他們對當地經濟條件變化的反應非常敏感,例如,2010年至2013年之間,採礦業的臨居技術移民增加了一倍,至6000人,而隨著礦業的下滑,現在又下降到了1200人。數據顯示,目前澳洲境內有200萬名持臨時簽證的外國人,包括留學生、來澳打工度假的人、背包客和技術工人等。過半獲得永居簽證的技術移民都曾是澳洲境內的臨居技術移民。 澳洲經濟發展委員會建議推出一系列改革來為國際大公司將雇員遷移到澳洲提供便利,包括降低簽證手續的難度,並且增加短缺職業認定過程的透明性等。2017-18財年獲准臨時技術移民簽證最多的四個職業是:開發程序員;信息通信技術業務分析師;大學講師和廚師。 (大紀元)
Read more

【188C簽證】開設以來為澳洲帶來逾百億

一項新報告顯示,自2012年實施重大投資者簽證(SIV)計劃以來,澳洲經濟已獲逾100億澳元的投資收入。獲得此簽證並為澳洲經濟作出貢獻的人中,來自中國大陸的投資者超過四分之三。 德勤經濟研究所(DAE)譔寫了這份題為《重大投資者簽證計劃的影響——對澳洲的長期建議》的報告。該報告26日(週三)作為澳洲人際網日的一部分,在議會大廈公佈。重大投資者簽證項目由聯邦內務部負責,是其商業創新與投資計劃(BIIP)的一部分。該計劃為那些至少投資500萬澳元的外國企業家和高淨值人士提供四年臨時簽證,並為這些人獲得澳洲永久居留權開闢道路。 盡管重大投資者簽證每年只佔所有簽證的0.1%,但自2012年設立以來,這一簽證已簽發了2100個,為澳洲經濟帶來了101億澳元。重大投資者簽證最初由前吉拉德工黨政府發起,旨在吸引更多海外的高淨值個人投資者移民澳洲,但專家表示,該簽證計劃帶來的價值遠遠超過這些簽證持有者給澳洲經濟投入的逾100億澳元。 重大投資者簽證有幾個預先設定的類別,符合資格的投資者必須通過澳洲的風險投資企業、私人資本和其它投資方案,向初創企業和發展基金最少投資50萬澳元。餘下的450萬元可投資於澳洲證交所(ASX)的上市公司、政府債券和有限的房地產領域。 重大投資者簽證的最大受益者是中國大陸的投資者,目前約佔該簽證發放總數的76%,這個比例較前幾個月的87%有所下降。重大投資者簽證被認為是獲得澳洲永居權的一個重要途徑。該簽證每年的簽發量約235個,相當於為澳洲經濟增加11.75億澳元的資金。 亞洲投資研究組織基點公司(Basis Point)的總經理秦大衛(David Chin,譯音)表示,該項目的好處不僅限於投資的金額或已辦理的簽證數量。他說:「當現任總理莫裡森還是移民部長時曾發表評論說這個項目不衹是為了錢,而是要把世界各地的富有移民的人脈和人才帶入澳洲。2015年左右(政府)改變了規則,使各個投資領域更加精確。這些變化是積極的,因為資金被分配到了風險更高的領域。澳洲的小盤股公司和初創企業很難獲得這類融資,這使得該計劃(甚至)更有意義。」 盡管有人認為重大投資者簽證計劃缺乏對投資資金來源的監督,尤其是在2016年生產力委員會的報告中提出了批評,但由於該計劃推動了融資和可用資本,而受到投資界和商業界的廣泛好評。 (大紀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