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简体
  • 繁體

【一買即蝕】澳洲高層公寓供過於求樓密集

由於近期發生的一系列建築質量問題抑制了購房者對大型公寓樓住房的需求,悉尼高層公寓樓密集的城郊的賣家遭受的損失越來越大。

據澳洲房地產網消息,屬於高密度地區的Parramatta和Canterbury-Bankstown地方政府轄區,近五分之一的賣家以低於原先的購房價格成交。在Ryde地方政府轄區,虧本賣家約佔15%。

Strathfield地方政府轄區的賣家常常遭受損失,該轄區與悉尼奧林匹克公園的高層公寓樓Opal Tower相鄰,Opal Tower樓的居民在2018年末由於大樓出現危險裂縫而被迫撤離。

根據CoreLogic數據機構在去年第三季度的記錄(該地區最新銷售的數據),賣家虧本賣房大約佔16%。

這些地區的賣家在擁有房產近4年後平均損失了大約60,000至70,000澳元。損失與悉尼其它地區形成對比,悉尼其它地區由於創紀錄的低利率推動空前的住房需求,賣家很少虧損。

整個悉尼,90%以上的賣家以高於他們當初的購買價的價格出售,平均獲利從Burwood的70,000澳元到北岸海灘的110萬澳元不等。Mosman的賣家中幾乎99%贏利,而Waverley、North Sydney和Hunters Hill地方政府轄區有近95%的售房為賣家帶來了利潤。

CoreLogic研究主管Eliza Owen表示,高密度城郊的賣家之所以艱難,是因為買家轉向其它類型房子而放棄高層住房時,市場中有太多的賣家而導致其房產無競爭力。Owen說:「建築裂縫讓買家畏縮。」 「市場中還有大量待售的高層公寓樓,其中大多數是為了吸引投資者。」Owen稱,高密度地區的一些投資者急於出售公寓房,是因為租金下降,空置率上升,從而增加了持有成本。她說,出售公寓房的投資者與繼續釋放新住房的開發商同時出現在房產市場中,僅Parramatta和Ryde兩地區最近就批准了近45,000套新公寓房。

澳洲房地產網(Realestate.com.au)經濟研究主管Cameron Kusher稱,公寓房賣家的長期前景更為樂觀。

他認為,如果人口增長趨勢持續下去,多餘的住房可能只需要18至24個月被吸收,例如Parramatta地區。Owen認為,北岸海灘和東郊等賣家之所以能賺取高額利潤,是因為當地的待售房數量少,特別是三居室和四居室的獨立房,吸引了很多的家庭,而家庭是目前的主要購買力。

蝕賣地方政府轄區如下:

Parramatta: 19%

Canterbury: 18%

Ryde: 16%

Strathfield: 16%

Cumberland: 15%

資料來源:CoreLogic

(大紀元)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